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有关提议撤销196九年四月武装文化艺术工作座谈

作者: ca88手机版  发布:2019-05-04

  林彪的“在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的“高度评价”,大大增加了江青的政治资本。

发文标题:中共中央批转总政治部《关于建议撤销一九六六年二月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请示》的通知

发文单位:中共中央

  陈伯达的两个“点子”,赢得了江青的喝彩。自从陈伯达与江青“结盟”之后,很快的,江青邀这位“老夫子”参与“机要”了……

发文单位:中共中央

发布日期:1979-5-3

  对于“偶尔露峥嵘”的江青来说,组织、发表姚文元的文章,只是打响了第一炮。可是,她连中央委员都不是,她要实现女皇梦,不能不提高自己的声望。她,求助于林彪。

发布日期:1979-5-3

执行日期:1979-5-3

  1966年1月21日,江青从上海前往苏州,拜会林彪,请林彪拉她一把———她要搞一个“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求林彪给予“林彪同志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名义,以提高声望。

执行日期:1979-5-3

生效日期:1900-1-1

  林彪和江青悄悄地说了一些什么话,不得而知。但是,有段话是后来载入《林彪委托江青同志召开的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的,白纸黑字,印得清清楚楚:

生效日期:1900-1-1

各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省军区、野战军党委,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党委、党组,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军事科学院、军委直属各院校党委,各人民团体党组:

  来上海之前,林彪同志对参加座谈会的部队同志曾作了如下的指示:“江青同志昨天和我谈了话。她对文艺工作方面在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她有很多宝贵的意见,你们要很好重视,并且要把江青同志的意见在思想上、组织上认真落实。今后部队关于文艺方面的文件,要送给她看,有什么消息,随时可以同她联系,使她了解部队文艺工作情况,征求她的意见,使部队文艺工作能够有所改进。部队文艺工作无论是在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都不要满足现状,都要更加提高。”

各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省军区、野战军党委,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党委、党组,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军事科学院、军委直属各院校党委,各人民团体党组:

       中央同意总政治部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的请示,决定撤销中发〔66〕211号文件,即中央批发的一九六六年二月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对受《纪要》影响被错误批判、处理的人员和文艺作品,要实事求是地予以平反;对过去曾经宣传、执行过《纪要》的各级组织和个人,不必追究政治责任。

  林彪的“在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的“高度评价”,大大增加了江青的政治资本。须知,江青当时正欲在政治舞台崭露头角,多么需要林彪这样的“大人物”的提携!

中央同意总政治部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的请示,决定撤销中发〔66〕211号文件,即中央批发的一九六六年二月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对受《纪要》影响被错误批判、处理的人员和文艺作品,要实事求是地予以平反;对过去曾经宣传、执行过《纪要》的各级组织和个人,不必追究政治责任。

  现将总政治部的请示转发给你们,不要登报和广播。

  尽管她是“第一夫人”,但是她深知毛泽东绝不会对她作这么一番“高度评价”的。

  现将总政治部的请示转发给你们,不要登报和广播。

  中共中央一九七九年五月三日总政治部关于建议撤销一九六六年二月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请示 党中央、中央军委:随着揭批林彪、“四人帮”斗争的深入发展,越来越明显地看出,一九六六年二月,江青勾结林彪炮制的所谓《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是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的一个步骤。一九六六年一月底,江青窜到苏州找林彪、叶群密谋策划。随即由林彪指令总政治部派人到上海参加江青召开的所谓“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为江青插手部队文艺工作提供条件。二月二日至二十日,江青在会上系统地抛出了她蓄谋已久的反党意见,提出了“文艺黑线专政”论;座谈会的纪要由江青和张春桥、陈伯达亲自加工、整理成文。《纪要》把林彪无耻吹捧江青“在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的话载入正式文件。同时,还规定部队文化部门要把江青的意见“在思想上、组织上认真落实”。《纪要》抛出以后,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王,关、戚等窃取中央文革领导大权的一小撮野心家、阴谋家,更加大肆吹捧林彪,吹捧《纪要》,特别是吹捧江青,把她封为“文化革命的英勇旗手”。以后,又把“黑线专政”论从文艺扩展到教育、出版、体育、卫生、公安等其他各条战线。

  从林彪那里拿了“令箭”,“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便于1966年2月2日至20日在上海锦江宾馆开张了。参加这个座谈会的正式成员,只不过5个人,即江青、刘志坚、谢镗忠、李曼村、陈亚丁。据云,在18天内,“个别交谈8次”、“集体座谈4次”、“看电影13次”、“看戏3次”。

  中共中央一九七九年五月三日总政治部关于建议撤销一九六六年二月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请示 党中央、中央军委:随着揭批林彪、“四人帮”斗争的深入发展,越来越明显地看出,一九六六年二月,江青勾结林彪炮制的所谓《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是林彪、“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的一个步骤。一九六六年一月底,江青窜到苏州找林彪、叶群密谋策划。随即由林彪指令总政治部派人到上海参加江青召开的所谓“部队文艺工作座谈会”,为江青插手部队文艺工作提供条件。二月二日至二十日,江青在会上系统地抛出了她蓄谋已久的反党意见,提出了“文艺黑线专政”论;座谈会的纪要由江青和张春桥、陈伯达亲自加工、整理成文。《纪要》把林彪无耻吹捧江青“在政治上很强,在艺术上也是内行”的话载入正式文件。同时,还规定部队文化部门要把江青的意见“在思想上、组织上认真落实”。《纪要》抛出以后,陈伯达、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王,关、戚等窃取中央文革领导大权的一小撮野心家、阴谋家,更加大肆吹捧林彪,吹捧《纪要》,特别是吹捧江青,把她封为“文化革命的英勇旗手”。以后,又把“黑线专政”论从文艺扩展到教育、出版、体育、卫生、公安等其他各条战线。

  十几年来的实践证明,《纪要》提出的一系列观点和结论,是完全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理的,也是完全不符合我国文艺战线的实际状况的。《纪要》提出的“文艺黑线专政”论,全面否定了建国以来我党领导的文艺事业,从根本上篡改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的无产阶级文艺的方向,篡改了无产阶级文艺的党性原则。《纪要》在“破除迷信”和“彻底革命”的旗号下,排斥一切中外古典文学的优秀遗产,全盘否定我国三十年代文艺的重大成就,从而彻底践踏了“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运动的光荣传统,贬黜了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以来的无产阶级文艺,推行反动的文化虚无主义和封建蒙昧主义。《纪要》不顾文学艺术事业本身固有的规律,设置了许多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禁令,完全抛弃了毛主席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一发展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根本方针和党领导文艺的一系列无产阶级政策。《纪要》贯串的思想,是一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反科学反民主的封建文化专制主义的思想。《纪要》推行的路线,是林彪、“四人帮”极左的机会主义路线。

  说是座谈会,其实是江青“一言堂”。江青讲,别人记,如此而已。用江青的话来说,她是请林彪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尊神’”,来“攻那些混进党内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

  十几年来的实践证明,《纪要》提出的一系列观点和结论,是完全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根本原理的,也是完全不符合我国文艺战线的实际状况的。《纪要》提出的“文艺黑线专政”论,全面否定了建国以来我党领导的文艺事业,从根本上篡改了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的无产阶级文艺的方向,篡改了无产阶级文艺的党性原则。《纪要》在“破除迷信”和“彻底革命”的旗号下,排斥一切中外古典文学的优秀遗产,全盘否定我国三十年代文艺的重大成就,从而彻底践踏了“五四”以来新文化运动和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运动的光荣传统,贬黜了从马克思主义创始以来的无产阶级文艺,推行反动的文化虚无主义和封建蒙昧主义。《纪要》不顾文学艺术事业本身固有的规律,设置了许多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禁令,完全抛弃了毛主席提出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一发展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根本方针和党领导文艺的一系列无产阶级政策。《纪要》贯串的思想,是一种反马克思主义的、反科学反民主的封建文化专制主义的思想。《纪要》推行的路线,是林彪、“四人帮”极左的机会主义路线。

  十几年来《纪要》的贯彻和推行,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林彪、“四人帮”把《纪要》作为他们在文艺界大搞法西斯专政,打击迫害革命同志的合法理论根据。他们任意把香花说成毒草,把艺术问题、思想问题说成政治问题,把人民内部矛盾说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任意点名宣判文艺作品为“大毒草”,任意诬蔑、迫害革命文艺工作者,揪斗所谓“黑线人物”。上海座谈会以后,按照林彪、江青的指令在北京召开的全军创作工作会议上,仿照江青的办法,“看电影,找黑线”,对六十多部影片加上了各式各样的罪名,受到打击迫害和株连的同志数以千计。会议期间,林彪还下令对所谓“攻击《纪要》”的同志进行“反击”,把一些对《纪要》提了意见,有过不满、怀疑,或在讨论时稍有微同的文艺工作者,扣上“反《纪要》”、“反毛主席”、“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对他们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一九六六年四月十日,《纪要》作为中央文件批转之后,各军区、各部门以及许多地方单位,也召开过类似会议,贯彻《纪要》,错误地揪斗或批判了一大批文艺工作者,造成了大量的冤案、错案、假案。贯彻《纪要》的结果,文学艺术上的百花齐放完全没有了。文艺创作在思想上陷入了僵化和虚假的绝境;在艺术上日趋贫乏、单调和模式化,把社会主义的文学艺术引进了一条死胡同,实际上取消了无产阶级文学艺术。

  座谈会结束了,由部队的“秀才”把江青那番哇啦哇啦的“高论”,整理出一份“纪要”。

  十几年来《纪要》的贯彻和推行,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林彪、“四人帮”把《纪要》作为他们在文艺界大搞法西斯专政,打击迫害革命同志的合法理论根据。他们任意把香花说成毒草,把艺术问题、思想问题说成政治问题,把人民内部矛盾说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任意点名宣判文艺作品为“大毒草”,任意诬蔑、迫害革命文艺工作者,揪斗所谓“黑线人物”。上海座谈会以后,按照林彪、江青的指令在北京召开的全军创作工作会议上,仿照江青的办法,“看电影,找黑线”,对六十多部影片加上了各式各样的罪名,受到打击迫害和株连的同志数以千计。会议期间,林彪还下令对所谓“攻击《纪要》”的同志进行“反击”,把一些对《纪要》提了意见,有过不满、怀疑,或在讨论时稍有微同的文艺工作者,扣上“反《纪要》”、“反毛主席”、“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对他们实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一九六六年四月十日,《纪要》作为中央文件批转之后,各军区、各部门以及许多地方单位,也召开过类似会议,贯彻《纪要》,错误地揪斗或批判了一大批文艺工作者,造成了大量的冤案、错案、假案。贯彻《纪要》的结果,文学艺术上的百花齐放完全没有了。文艺创作在思想上陷入了僵化和虚假的绝境;在艺术上日趋贫乏、单调和模式化,把社会主义的文学艺术引进了一条死胡同,实际上取消了无产阶级文学艺术。

  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军、全国批判了反动的“文艺黑线专政”论,许多文艺工作者的冤案、错案、假案也得到了平反昭雪。但是由于《纪要》当时作为中央文件下发,至今没有宣布撤销,对一些文艺工作者还是一种精神枷锁,在组织上对一些冤案、错案、假案的彻底平反还有一定的影响。为此,我们建议中央作出正式决定,撤销这一文件;对受《纪要》影响被错误批判、处理的人员和文艺作品,实事求是地予以平反;对过去曾经宣传、执行过《纪要》的各级组织和个人,不必追究政治责任。

  江青对这份“纪要”很不满意,求助于“老夫子”和张春桥。尽管“老夫子”和张春桥都并无军职,却比那4个穿军装的出席座谈会的正式成员的作用更大。

  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军、全国批判了反动的“文艺黑线专政”论,许多文艺工作者的冤案、错案、假案也得到了平反昭雪。但是由于《纪要》当时作为中央文件下发,至今没有宣布撤销,对一些文艺工作者还是一种精神枷锁,在组织上对一些冤案、错案、假案的彻底平反还有一定的影响。为此,我们建议中央作出正式决定,撤销这一文件;对受《纪要》影响被错误批判、处理的人员和文艺作品,实事求是地予以平反;对过去曾经宣传、执行过《纪要》的各级组织和个人,不必追究政治责任。

  以上意见,当否,请批示。

  “老夫子”不愧为“理论家”,看了“纪要”草稿,给江青出了两个重要的“点子”。

  以上意见,当否,请批示。

  总政治部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关于第一个“点子”,他说:

  总政治部
一九七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17年(引者注:指建国17年)文艺黑线专政的问题,这很重要,但只是这样提,没头没尾,必须讲清这条文艺黑线的来源,它是30年代文艺的继续和发展。”经陈伯达这么一“指点”,对于“文艺黑线”的批判,一下子便“刨根究底”了!江青马上采纳对《纪要》作了修改:

  “文艺界在建国以来……被一条与毛泽东思想相对立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专了我们的政,这条黑线就是资产阶段的文艺思想、现代修正主义的文艺思想和所谓30年代文艺的结合……我们一定要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坚决进行一场文化战线上的社会主义大革命,彻底搞掉这条黑线。”

  关于第2个“点子”,他说:

  “要讲一段江青同志领导的戏剧革命的成绩,那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东西;这样,破什么、立什么就清楚了。”

  此言正中江青下怀,一下子就把江青麾下的“样板戏”定为“无产阶级文艺”的“方向”。

  江青丢一个眼色,张春桥马上执笔,在《纪要》中补入了一大段文字,为江青歌功颂德。

  “近三年来,社会主义的文化革命已经出现了新的形势,革命现代京剧的兴起就是最突出的代表。从事京剧革命的文艺工作者,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向封建阶级、资产阶级和现代修正主义文艺展开了英勇顽强的进攻,锋芒所向,使京剧这个最顽固的堡垒,从思想到形式,都发生了极大的革命,并且带动文艺界发生着革命性的变化,革命现代京剧《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等和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交响音乐《沙家浜》、泥塑《收租院》等,已经得到广大工农兵群众的批准,在国内外观众中,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陈伯达的这两个“点子”,赢得了江青的喝彩,以为“老夫子”到底有“理论水平”。

  只是关于30年代文艺,怎么会成为“文艺黑线”的“源头”,连张春桥都有点说不清楚。

  江青只得劳驾陈伯达:“‘老夫子’,你写一下吧!”

  陈伯达思索了一下,写了这么一段文字,后来被补入《纪要》之中:

  “要破除对所谓30年代文艺的迷信。那时,左翼文艺运动政治上是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组织上是关门主义和宗派主义,文艺思想实际上是俄国资产阶级文艺评论家别林斯基、杜勃罗留波夫以及戏剧方面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思想,他们是俄国沙皇时代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他们的思想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资产阶级思想……30年代也有好的,那就是以鲁迅为首的战斗的左翼文艺运动。到了30年代的中期,那时左翼的某些领导人在王明的右倾投降主义路线的影响下,背离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观点,提出了‘国防文学’的口号。这个口号,就是资产阶级的口号,而‘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这个无产阶级的口号,却是鲁迅提出的……”

  有人说陈伯达是有野心而无主见的“理论家”,这话颇有见地。在30年代,陈伯达写过《文学界两个口号问题应该休战》,曾用十分坚定的口气说:“我认为‘国防文学’这个口号是不可驳倒的。”如今却说“国防文学”是资产阶级的口号。他的“理论”如同橡皮泥,可以随意捏来捏去,以迎合不同的需要。

  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例如他后来起草中共九大政治报告的时候,曾坚持认为发展是主要任务。自从陈伯达把“文艺黑线”上溯到30年代,于是,所谓“四条汉子”———周扬、夏衍、田汉、阳翰笙,便成为“文艺黑线”的“祖师爷”,受到了挞伐。

  《纪要》经过陈伯达、张春桥的修改,又送毛泽东审阅。毛泽东亲自改了3次。1966年4月10日,《纪要》作为中共中央文件下达全国团、县级党委。《纪要》不仅成了发动“文革”的重要舆论准备,而且在全党突出了江青的地位,为她不久出任“中央文革小组”的“第一副组长”奠定了基础。

  在共同炮制《纪要》之后,江青益发倚重陈伯达,而陈伯达也不敢小觑这个当年的蓝苹,对她恭维、恭敬起来了。

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发布于ca88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关提议撤销196九年四月武装文化艺术工作座谈

关键词: ca88手机版登录

上一篇:巴金散文集
下一篇:没有了